Diego Khoo(DK)

来自台北的专业项目经理,对消费型电子与汽车产业有着了魔似的狂热,同时也擅长用英语写点社会科学或历史的种种…
职业别注记是:思想家

[DK翻译]美国国产iPhone


图片来源:MIT Technology Review

*iPhone成本云云、iPhone应该在哪边生产、iPhone的供应链到底长怎样…答案都在这一篇文章中*

译者:diegokhoo,来自台北的专业项目经理,对消费型电子与汽车产业有着了魔似的狂热,同时也擅长用英语写点社会科学或历史的种种… 

职业别注记是:思想家

本文出自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评论,2016年6月49号的文章,原文标题是: The All-American iPhone;作者是KonstantinKakaes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s/601491/the-all-american-iphone/

--

反对自由贸易的国美总统候选人坚持苹果公司应该制造“国产手机”,且让我们来一探iPhone国产化的各种说吧!

--

特朗普(D. Trump)说如果他当选美国总统的话,他会叫苹果“在美国国土生产电脑跟手机而不是在中国”,桑德斯(B.sanders)也呼吁苹果应该让旗下产品在美国制造。

双方候选人都不可能让这一切秒发生。就如同乔布斯跟奥巴马总统解释道为何苹果不在本土生产手机的理由一样,苹果不是只看中中国人力成本低廉而已。中国提供了熟练的劳动力,弹性的生产模式以及就苹果而言比美国竞业反应更迅速的零件供货商。

我们将数据分析公司IHS拆解的iPhone化成示意图。(详见译者别篇文章)

但让我们暂且抛弃现实,畅想一下,假设苹果说服其中国代工厂或是自己搞了一条国产生产线,成吗?如同一些高端Mac其实是美国制造一样,苹果可以在美制造手机然而却不会涨价太多;虽说这个有缺陷的说法对特朗普与桑德斯的论点减分,但也必须透过最极端的检证才能越辩越明。

情境一

今天总共有七家iPhone签约代工厂,六间在中国,一间在巴西。如果今天iPhone只改成美国组装,而原料依旧来自世界各地,那终端售价究竟会改变多少呢?

根据IHS分析指出,iPhone 6s Plus售价749刀,零件成本约230刀。苹果最新的iPhone SE售价399刀,预估零件成本156。

IHS预估把零件组起来大约得花4刀,而雪城大学的信息学院教授J. Dedrick预估是10刀;他老兄补充说,同样一件事情在美国做起来得多花30-40刀。而主要原因并非都跟人力成本有关,是零件与终端产品物流成本。意即,假设其他成本不变情况下,最终6s Plus零售价可能会增加5个百分点。

这对美国有啥好处呢?苹果说其供货商聘雇约160万人,然而真正负责组装的产线工人其实九牛一毛。于是乎即使苹果说服富士康或其他代工厂在不亏太多的情况下迁入美国内地,也并不会实现特朗普跟桑德斯的预想(提高就业率)。

情境二

如果,连零件都是美国制造的话,又如何?

苹果全线产品766间供货商中346间厂商在中国大陆,126间在日本,69间在美国,41间在中国台湾地区。

苹果曾说美国缺乏iPhone所需的制造能力,但如果他搞定国产化的关键,那手机制造成本要花多少钱呢?

iPhone前面板用上强韧的康宁“大猩猩玻璃”,康宁的产线遍布美国肯塔基州、韩国、日本以及台湾地区。在其下触控层模块是全机最贵的一部分,IHS指出在SE上要价20刀。另一个大户是处理芯片,不论在SE或6s Plus上这芯片都是苹果自主设计再交由三星或台积电代工。基频芯片则是由高通提供,IHS指出其要价15刀。NAND与DRAM内存加总要价15刀,电源管理芯片6.5刀,各种放大器与转换器芯片总计约15刀。

许多芯片都是委外代工,所以你根本不知道它们在哪里做的。例如,世界主要代工厂-格罗芳德-在德国、新加坡、纽约州、佛蒙特州都有工厂。据麻省理工學院的半导体制程专家Duane Boning指出“制造晶圆的成本,国与国之间差异并不大,跟在设备与制程上数以十亿美刀计的投入一比,人力成本根本不算什么”。美国能源部Ames实验室的关键材料科研机构总监Alex King说,晶圆厂建厂后几年就过时了,也就是说每当晶圆制程进入换代期,全球各地都有机会建厂,包括美国;何况晶圆厂里的机器大多是美国制造的!

所以到底有没有机会在合乎经济效益下把iPhone芯片与其他零组件给国产化?Dedrick跟同僚粗估如果把原器件都国产化得再增加30-40刀的成本;他说至少一开始美国工厂的竞争力会很糟,尤其是产量都很小,会使得亚州厂商的优势加大;但这个项目其实没啥风险,假设原物料都来自全球市场的话,顶多增加100美刀的总成本。

情境三

想要了解科技产业中经济贸易的重要性,试想一个连候选人都没讲过的情况:如果我们连“元素”都用上国产品,那美国不就可以完全摆脱对外国政府的束腹了吗?

根据Ames实验室的King指出,iPhone制造上用了75种元素,约占元素週期表的2/3。其外壳就是用铝土矿打造的,在美国,铝土矿是无法达到商业开采规模的;美国国内主要的铝矿来自回收铝。

这些元素端半被称为“稀土”,主要来自于中国大陆,约占全球85%的供给量。"钕"是制造磁铁所需的元素,他会出现在震动马达、麦克跟喇吧上;"镧"会用在摄像头上、"铪"尽管不被定位为稀土但却比前面的元素都更稀有,则是iPhone中晶体管的关键原物料。

简言之,不可能有“完全单一国家制造的科技产品”,这是The Elements of Power作者David Abraham的结论,那本书是专门探讨稀土的作品。iPhone是美国智慧结晶,然而无可避免的也是全球化经济体系下的总结。



评论
热度(1)
©Diego Khoo(D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