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go Khoo(DK)

来自台北的专业项目经理,对消费型电子与汽车产业有着了魔似的狂热,同时也擅长用英语写点社会科学或历史的种种…
职业别注记是:思想家

[DK翻译]大猩猩车评-沃克斯豪尔 雅特 SRi(别克 威朗)

**沃克斯豪尔(Vauxhall)是通用旗下德国品牌欧宝(Opel)在英国的姊妹品牌,由于欧宝已经退出国内市场加上通用向来会调整全球车型布局,大猩猩试驾的车型相当于国内最新的别克威朗**

大猩猩给分(满分5星):2星


我刚接到主编打来的电话说:我为啥都不回电邮,还有我到底啥时才会把雅特的试驾报告交出来…因为我的交稿大限已经过了很久…

我绝对没有在扯皮,我敢发誓!我至少有被两倍于这个问题的麻烦给缠身。首先,雅特实在没亮点可写,第二,过去两天之中我得到一种新的用户体验,一支除屏幕以外都正常运作的手机(他是彻底黑屏了)。

我昨天尝试了各种按键握压大法,并且综合各种不同时间差,直到我意识到:阿!电子产品应该用开关机绝招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了!

但事情越变越糟,因为当iPhone关机后你就不能用指纹唤醒,你必须使用密码,但在黑屏情况下,然并卵!我急中生智把它连上计算机,想用计算机开启恢复出厂设定。

然而我笨了,计算机说在被允许操作前,得先解锁屏幕,但我无法…

所以我必须找一个用iPhone6的人,用复写纸描下他的屏幕,然后把笔迹放到我的黑屏上。挺厉害的吧!才怪,因为手机只能感应“人手”而非”复写纸”。

我最后拿尺纪录下数字按键位置,然后用糖霜模拟人手,这招竟然管用!计算机连上了!正当我准备按下还原的时候,我借来当“路标”的iPhone突然跳出警语表示:你有种按阿!东西全部会不见呦!嘿嘿!

事实上,我会丢失所有到上一次备份前的数据,我看了一下,是今年二月。也就是说这期间我新增的通讯簿,在约旦、印度跟那密比亚拍的照片,还有我女儿第一次跑三铁的照片即将付之一炬。

然后新电邮提示出现,我不用想也知道又是来催雅特试车稿的邮件。我为何拖拖拉拉?因为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阿!例如说用铲子干掉所有苹果公司的人!

其实关于这台车还有别的问题,因为我只在尖峰时开过一次,从荷兰公园到奇斯威克(约4公里,车程10分钟)。我本来周末应该要开去乡间的,谁叫哈蒙德周五晚上说他不喜欢他即将试驾的阿斯顿马丁Vanquish Volante车色,于是他就开自己的车回家了…

我喜欢这颜色,有点珍珠金属白漆感;而且比起开沃克斯豪尔,整个周末都泡在敞篷阿斯顿马丁里明显要爽多了!我明白这态度不够专业…但…

当我开阿斯顿马丁时,我决定干脆来写他的车评,我列举了像废物卫星导航还有煞车踏板如何卡脚,以至于煞车困难,以及方向盘在低速时如何抖动,最惨的莫过于开敞篷车无法在出太阳时露个脸,因为我56岁,又胖;这样会看起来很滑稽。

我本来要把这些都放到专栏上,但却发现VanquishVolante车评早就写过了,而且内容大同小异。于是我又回到关于沃克斯豪尔的脑力激荡,这太难了,因为A毫无想法、B我笔记本上的iTunes提示说它正遭受“恐慌性衰败”必须强制关闭,也就是说同步手机数据等于:不可能。

同样事情发生6次了,直到第7次以前我都还铁着心想用铲子把苹果灭门,第7

次时我突然想把工具换成鸡尾酒搅棒。

反正,第七次成功了;我就想这下总可以恢复出厂状态看看屏幕能不能起死回生了吧!但是,我实在被吓怕了,于是顺手检查一下同步档案的状况…结论就…啥都没同步到。于是只得重来,然后iTunes又跟我罢工,所以又被强制关闭…

我根本难以想象事情会发展至此,我知道我得写专栏、我还得留一个推特信息来对我们亚马逊新节目的运输赞助商DHL做软广植入、还要解决我家橱柜的问题。只不过这些事情全部被耽搁了,因为当下让手机恢复正常比呼吸下一口气更重要。

然后手机响了,真TM响了。我大略猜了一下接听键位置然后滑下屏幕,总编打来了,在有礼貌的请求下交杂着对我专栏混乱成果的担忧,我不耐烦的说“正在搞了!”然后又回去弄手机了。

据说荷兰运河平底船船员能够淋漓酣畅的骂人超过两分钟,因为没有比这个语言更有愤怒张力了。别扯了,当iTunes强制关闭超过…12次吧,我可以连续骂人超过36分钟,其震撼力足以使办公室墙壁外扩。

为了怕我冠状动脉爆炸,同事们纷纷叫我冷静并请人协助(我总在猜想因为手机挂掉导致的心血管疾病比例有多高),一个半小时后一位哥们把问题都解决了。

我很同情他,做为一位手机专家,他的职业生涯中大概很少碰过冷静与理性的人类;没有人会说:今天天气真好,我想打给iPhone专家盖瑞来问候一下。绝大多数人都是面红耳赤的对他咆哮吧!

不管啦,反正他在隔壁办公室解决我的手机问题,所以我终于可以开始写雅特的评测了。

他有4G热点功能,前提是你手机得能用,就我现在而言,呵呵…

除此之外,颜色是红色,有涡轮,对需要车子的人来讲很实用。好啦,专栏没空间了!这挺好的,因为我已经无话可说了

(译者:他真的写到这里就没了…)

 

原文出自英国泰晤士报2016 6/22刊载,译者有针对英国用语与汉语之文化歧异做一些修辞上的微调;请注意由于杰里米‧卡森喜欢谈及较成人倾向的话题,过于直白之内容请读者勿怪。*转载需经本人同意*

(https://www.driving.co.uk/car-reviews/the-clarkson-review-2016-vauxhall-astra-sri)

写在文后:译者是台湾地区最大工业设计公司的项目经理-DK,专业是产品开发项目管理与汽车及消费电子产业趋势分析。毕业于台湾大学、政治大学MBA、曾旅居德国半年,平日就喜欢玩转科技产品,饱览英国搞笑素材,是个疯狂的Clarkson、Hammond、May粉丝;把他们主持过的所有节目看了N遍以上

图片来源:泰晤士车评网


评论
©Diego Khoo(D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