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go Khoo(DK)

来自台北的专业项目经理,对消费型电子与汽车产业有着了魔似的狂热,同时也擅长用英语写点社会科学或历史的种种…
职业别注记是:思想家

[DK点评]也许是世界上最美的三厢车-Fisker Karma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特别传奇的车企,他只存在了一回,生产了一个产品,但却让人一生永难忘

 

最著名的案例就是曾经出现在电影“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的狄罗伦DMC-12,这一台充满传奇色彩的车并不全然是因为电影的关系;实际上产品本身就自带了令人无法想象的爆炸性元素,例如全不锈钢拉丝车体(因此没有颜色可以选),北爱尔兰制造(当时地表上恐怖攻击最盛行,欧洲失业率最高,发展水平最低的地区),路特斯(Lotus)跑车创办人Colin Chapman的“遗作”(路特斯为了生存而中途承接的业务,创办人在迪罗伦跑车停产前一年过世),与跑车格调不匹配的引擎(标致、雷诺、沃尔沃共同研发的怪胎)还有最富传奇色彩的创办人-约翰‧迪罗伦(John Delorean)这位曾经是通用汽车最年轻的事业部领导,最后为了拯救危在旦夕的自有品牌,铤而走险投身可卡因交易被FBI卧底给逮着。不过千言万语都没有这一段更能强调迪罗伦的独一无二-其实早在“回到未来”上映前(1985),迪罗伦早就收摊了(1983)…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结束之际,地表上又再度出现类似的事物,只不过这次的故事结局没有那么催悲而且某种程度上产品的薪火也还是被保留下来了;但跟狄罗伦一模一样之处在于-都是视觉印象大于整体形象的“单一产品”

HenrikFisker是一位丹麦著名汽车设计师,毕业于加州工业设计名门ArtCenter,曾经操刀过宝马Z8与阿斯顿马丁DB9,在04年自立门户成立FiskerCoachbuild对德系豪车近型外观改造,推出过两款产品分别为基于奔驰(R230)SL的Tramonto与基于(E63/64)宝马6系的Latigo CS;但我个人认为这两台车真心不好看,不过这也不能怪Fikser,因为如今承载式车体(Monocoque)要改变大型都会伤筋动骨,所以基本外观比例都还是被原厂设定给绑死;以至于E63/64宝马臃肿的车身腰线与诡异的温室造型都原封不动留在了Latigo身上;不晓得的人可能还以为Fisker只出了个大包套件而已…


HenrikFisker内心有一个想法,就是当他看到莱昂纳多‧狄卡皮欧(小李子/Leonardo DiCaprio)当时为了环保要求而从丑陋到令人感到不适的丰田普锐斯走出来踏上奥斯卡红毯时;他就认为:其实要求环保与美观不应该冲突…于是产生了自己搞一台“史上最酷油电混合动力车”的念头

好巧不巧,这个时候同样来自于加州的特斯拉(特斯拉在北加州硅谷,Fisker在南加州安纳罕)的Roadster正处于新能源议题的风口浪尖;而且Model S的真身(只是原型)也早就在世人面前曝光;于是明明两台思维与套路大相径庭的产品就此成为互相刚正面的好基友

 

如果说特斯拉今天还是由原始创办人MartinEberhard在主导的话,也许他们可能会有另一层际遇,这个只是单纯想制造电动超跑的工程师在B轮就丢掉了特斯拉CEO的位置;而让总是喜欢向全世界既有生态发战帖的马斯克担任CEO至今。虽然这样讲有点后见之明,但跟08年起命运发生丕变的特斯拉相较下,单只充满“情怀”(绝对没黑那个谁)的Fisker就显得单纯许多。

FiskerAutomotive是由FiskerCoachbuild加上“量子科技”(Quantum Technologies)所组成的,简单讲Fisker司职外观、量子科技提供插电式增程混动平台;除了一些风投资金以外,他们还计划去申请美国能源部的贷款,目标是生产年销10万台以上的增程混动汽车。在09年,他们获得时任能源部长朱棣文推动的“联邦政府关于先进车辆生产科技”之有条件贷款(Advanced Technology Vehicles Manufacturing(ATVM) Loan Program)约1.7亿美金的贷款以支付与其首台量产车Karma的相关固定资本支出;由于他们申请的项目涵盖两款产品,原本联邦政府还预计拨款给3.6亿给Fisker第二款产品…然而…还是先讲讲第一款产品好了… 

Fisker第一款产品,也是唯一一款有上市的产品叫做Karma,直译就是佛家的“业”,这个词的背后意义我就不多深究,但基本上Fisker他老兄总喜欢取一些很拗(zuang)口(bi)的名字,跟他这种对美(情怀)有所执着的性情很合

先讲外观,Fisker Karma好好好、美美美、强强强,结束。

也许美是很主观的,但这个世界上要找到比Fisker Karma更好看的三厢车真的不容易,而且Karma是从车头侧裙到车尾尾管每一处都有亮点,在维护整体协调下同时不失细节惊艳度,坦白讲不是件容易完成的造型任务(我是工业设计公司的项目经理...我很懂),而且那个与车身配合度极高的太阳能板车顶也一再实现了美与环保和谐共存的要求。

刷完存在感,换刷参数了;很遗憾,有点惨。不要说跟特斯拉Model S P85D这种怪兽级Boss比,跟普通宝马5系比也就那么回事,0-100公里每小时要6.3秒,大约等于短轴版(非国产)的(F10)528i性能水平;但528i只配置了一台高效率的2.0升直四涡轮发动机,极速也可以上探250公里每小时;Karma后桥两具各输出200匹马力的电机加上一具来自通用同属2.0升涡轮直四备用发动机,换来的却是高达2.4吨的整备重量与受制于电池发热而被限制的200公里每小时极速,不过Karma起步价就得10万美金(不含补助);但宝马528i在美国起步价“只要一半”…

哀,怎么讲一讲搞得好像宝马变成性价比神车了呢?既然这车要求的是环保,那就别跟汽油车瞎扯吧!很可惜,他碰到ModelS时问题更大,Model S最弱版本60千瓦小时电池组的续航力是370公里;Karma纯电下续航力是(美国环保署-EPA公告数据)…51公里…加上汽油引擎后的混动总续航力正好是370公里;拜托好吗,保时捷至尊超跑918 Spyder混动总续航可是680公里…你不禁会想,这台车到底是怎样…

情绪有点低落哈!那我再来补一个更低落的。Karma的车头“引擎室”配置了一具GMEcotec LNF系列涡轮增压2.0升直四引擎,这颗引擎被广泛应用在通用旗下的各类车款,其输出去到了260匹马力,光论参数并不比宝马的同类型发动机N20B20差。有点想象力的同学可能会觉得,这颗引擎加上后桥两具大功率电机综效应该足以秒杀PanameraTurbo吧!有这种精神真的很好,但很可惜就是不行,这一具性能不差的直四引擎只有一个功能-充电…;而且依据美国EPA统计如果光算用汽油内燃机充电带动马达时的油耗仅20mpg(一美加仑跑20迈)…相当于百公里要烧12公升的油!其实理论上增程发电机既然要做为备用应该点到为止就好,但Fisker就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偏要搞个高输出引擎,这种思维也是没sei了…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啦!既然Karma本来目标客群就是不在乎性价比、要求环保节能与时尚议题的新兴土豪,连我本来要拿来说嘴的超差车室空间利用率也可以省了,但很可惜如果Karma量产能够不掉链子的话也许他们就不会永远只有一台车款了。

 

ModelS跟Karma相较之下除了参数与话题性完胜,主要还是在于产量,自2012年发售为止全世界已经卖出超过10万台Model S,甚至还在荷兰建立了第一个海外生产基地;尽管产品不断有一些质量问题出现,但至少都不至于影响公司营运(你看Model X鹰翼门在美国出了那么多包,还让发售日一延再延,还不是给顶住了)。这也就是马斯克做为“企业家”跟普通创业者的差距,他虽然饼画得很大,但身为一间最后要“走量”车企的领导,该有的底蕴还是不能少。

Karma最大的问题就是他发期货发大了,08年开始就可以预购,但整整拖了3年才开始交车,而且Karma是授权芬兰Valmet制造的,面对已经累积约3000台的订单,芬兰工厂一开始的产能是日产…5台…事实上Valmet早在制作测试车时产能就不达标,而当时的目标也仅是“总数”70台而已;经过产能爬坡,最终芬兰工厂可以达到日产25台的水平,但对于一间预估年产1万5的车厂来说,就算一年365天完全不休息依这产能也还有5千台的差距…

不过真正扯Karma后腿的是上市后的问题,参数上不理想就不说了,基本上毒蛇的车评媒体该讲都讲了,但更糟糕的是电池组自燃的问题引起公众很大的疑虑,这个问题是由于冷却液管路安装不当引起的,冷却液跑进电池组引发短路起火,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就…烧车了。不过Karma真正阻却潜在买家的是他停着也会自燃,2012年类似案例在德州与加州都发生过,还有一起是因为2012年珊迪飓风袭击纽约港由于淹水引起的短路自燃,共16台车全毁,珊迪飓风不只让Karma再度燃烧,还导致原本停在港口的330台库存非但变成泡水车还被冲走(因为代工厂在国外…所以发生这种事也实在…)。经过两轮大规模招回与天灾袭击,紧接而来的就是那个不靠谱的电池供货商A123破产(12年夏天Fisker早就因为资金吃紧而暂停生产),来年在与大股东争执未果下创办人Henrik Fisker卸下CEO一职;一代设计界才子的新能源创业历险到此正式结束。


如今Fisker Automotive的剩余资产已经被我国万向集团在2014年全数收购,更名为Karma Automotive,经过一年余整顿后准备在今年重新发表“加州制造”的Karma;据其营销长James Taylor在FOX新闻台受访指出,这车将会是内部零件上大幅精进,经典外观不变的“全新”车款,并更名为Revero。而Fisker则继续接受美国订制车跑单帮的设计案,继续产出外型出众的产品,包括Galpin的野马火箭、基于SRT Viper的Force 1、以及基于Karma外观但放入Corvette ZR1引擎的性能三厢车Destino。其实Destino与Force 1都来自于由前美国汽车产业大神Bob Lutz新成立的VLF Automotive,Fisker目前也算该公司的设计总监与共同创办人(事实上VLF的F就是Fisker,V与L分别是另外两个创办人Villarreal与Lutz);看来还是让Fisker回去自己的老本行最理想,别当什么CEO了…

Fisker的问题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在技术,但这并不是只有车辆本身,包括供应链管理、市场定位、媒体公关,事实证明光靠好的外型与好莱坞花架子真的是不足以支撑一间汽车品牌。相较之下其实增程序混动比起特斯拉的纯电技术还是更为成熟的,然而相较于采用松下18650圆柱型锂电池解决方案的特斯拉,Karma所选的袋状(Pouch)电池组却属于比较难搞的技术。特斯拉头痛的是搞定电芯排列与冷却问题,这个在现有车辆工程人才里面还算好整;Karma则是从头到尾要去搞定电池技术本身到排列与堆放的问题;当然很明显的他根本就没有搞(实际上也没能力),而被赋予重任的A123公司看来也就是个二百五(尽管他有自己的磷酸锂铁电池专利)。同属袋状电池,撇开日产自己去跟NEC合作开发的电池不说,为何Karma不选择与Volt一样,但普遍受车企青睐的LG化工出品的电池呢…这等八卦我就不得而知了。至于选择Valmet Automotive做代工厂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考虑到他们有多年高档车专业代工的实力;然而美国毕竟是汽车工业大国,本土制造业水平不见得较差而且成本可能还比北欧更低,一开始上手就把生产基地放在天涯海角,确实太冒险。


看到这不禁发现Fisker的失败与狄罗伦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惊天外型、海外设厂、参数掉队、质量欠奉、销售碰壁、资金断炼、曲终人散。当然我并不是宿命论者,其实Fisker应该归类为天真的理想主义者,而狄罗伦则是吹牛吹过头的政客(有机会再来探讨),我只希望万向集团扶植下的Karma能够把原本停留在PPT发布阶段的Fisker Sunset跟Atlantic都生产出来,让Karma产品线不要像DMC-12一般孤独…

图片来源:wikimedia,Top Gear,Automobilemag,Fortune,VLF

评论
©Diego Khoo(D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