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go Khoo(DK)

来自台北的专业项目经理,对消费型电子与汽车产业有着了魔似的狂热,同时也擅长用英语写点社会科学或历史的种种…
职业别注记是:思想家

[DK点评]为「惊艳」而牺牲-从Tesla Model X到Galaxy S7 Edge


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愿意为「惊艳」而牺牲的公司实在太少了,即使我身为ID(IndustrialDesign)产业的局内人,我也可以跟你总结(至少就弯弯经验而言)基本上没遇过这种局面。当然要去跟其原因较真我就觉得有点没意思了,打趣点说:毕竟不是每个老板都像老罗一样偏执嘛!但实际情形是,量产性与商品维修性等等议题就足以让你整个项目延宕不已乃至胎死腹中,身为一个项目经理我当然可以半开玩笑说:没做完就算了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实际上只要一个项目消失就意味一个产品的消失,总结就是没有东西投放到市场上去赚钱…你怎么着?

不过随着互联网与科技产品的传播,我觉得现如今可能是「消费者意识」最趋同的一个世代。感谢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以及社群网站的飞速传播,还有我这里之所以不涉及乔布斯以及他的苹果产品原因在于:确实是乔布斯开启了在ID上让「惊艳」元素先行的风潮,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开始被业界广泛接受则都是等到他过世后才开始;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乔布斯死后苹果产品跟友商比一点也不特别「惊艳」了。

我首先定义惊艳,英文叫做Wow-factor,顾名思义,就是能够让你第一眼看到就「哇」一声惊呼的设计元素。但在设计上这个元素也不能玩得过火,基本上一个就够了,除了说产品开发还有很多客观限制在那里等着,加入过多前卫设计元素就会像汽车设计大师Marcello Gandini的作品一样,因为过度追求由内饰到外观的「视觉不将就」而牺牲了人因、耐久、有效视角、安全等等车辆开发「必需注意的」环节,但也还好大师的作品大多是一些意大利珍禽异兽(如Lamborghini Miura和Countach)或是其质量根本不足以撑过20世纪90年代的产品(如IsoLele);大多数人对他的评价都还是正面得「惊艳」…

好吧,70-90年代实质上纯种手工超跑你要这样搞没人有意见,反正车主要嘛都不开当收藏,要嘛早消失在一团火焰中。21世纪「互联网时代的工业量产品」(拗口…)这样搞可能下场有:a.被因质保与招回而发生的或有负债给玩死b.被常春藤名校法学院毕业的律师给告死 c.被全球网民给鞭尸致死…不用我说有概念的人也知道三个选项中最惨的就是c.(如果你选的不是c.同时又在做市场趋势研究,建议改行吧…)。这正呼应我讲的现在是移动互联网与社群的巅峰时期,消息能够瞬间遍布半个地球,而整个地表上因为过度消费而导致内心空虚的人类正需要两种需求寄托:一个是功能上秒杀各路对手、另一个是外观上足够让他们吹嘘超过半个产品生命周期

这正好让我想到两个产品可以拿来说嘴,第一个就是特斯拉的Model X

关于特斯拉Model S的认知有很多误区请容我一一解释。首先特斯拉绝对是一个重视工业设计的团队,但他的设计并没有让人惊艳之处(千万别误会,Model S绝对是台很美的运动型三厢车,但这里谈的是ID上的Wow-factor),仔细反思包括我亲身经验与媒体评测,特斯拉让人赞叹的点并不是因为他设计上有甚么值得吹嘘之处,而是它整个产品的完成度、性能与打破产业常规的一些手法。可能那一大块屏幕比是整车设计上最有话题性的地方,但前提你也得坐进去看得到。

Model X在我心目中可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这才是特斯拉真正能够让土豪(我们仍须意识到即使在美国也得相对富裕的族群才能够拥有它)吹嘘的「类SUV三厢车」;而且就为了这一点让特斯拉付出了巨大代价

那就是-Falcon Wing Door(隼式车门)。特斯拉设计这个车门可谓煞费苦心,首先撇开吊炸天的B格外,这个车门是有其工业设计与实用性考虑的。跟一般超跑的鸥翼门(GullWing Door)比起来,隼式车门第一个好处是名字占优(老鹰铁定比海鸥强阿~~~),其次是用两段式开启,兼顾了在严峻环境下(有高度限制的地下停车场中)开阖能力与免去采用MPV常见的侧滑门而破坏高曲度的车尾造型,还有就是特斯拉为了让车主享受一键开门入车但又不伤及小动物与小朋友的可能下在车门内置了许多声纳传感器,只要他侦测到有障碍物他就不开门了,细腻阿,智能啊!成也Falcon败也Falcon,在让消费者装B前,特斯拉自己就先蒙圈了…

首先是因为特殊部件造成偏高贵的售价,虽然特斯拉一直强调自己吊打德系竞争对手(事实上也是,低配版就可以输出520匹马力,几乎与同级宝马X6M的567匹马力同级,如果是高配版P90D则可以达到730匹马力与0-60英里每小时3.2秒的「狂暴水平」,即使是卡宴Turbo S也只能望其项背),但当Model X售价公布时美国群众却口径一致认为顶配版P90D标价13万美金太过了…但想想卡宴TurboS在美国起步价却要16万美金,为何美国人这么愤世嫉俗呢?呵呵,其实懂行的人就知道,美国人对「自主」汽车品牌的期待跟我们对小米、魅族的心态一样,顶配就不能超过2699…16G内存iPhone就可以卖4488…特斯拉作为一介「国产自主品牌」新兵竟然能够擅自决定跟宝马、奔驰、保时捷刚正面,这有着实点凶悍阿

ModelX第二个问题在于,他「那个门不好整」。ModelX早在2012年9月就已经与世人见面,但整台车拖到15年才「小量交货」,大家都说雷猴王跟冏王喜欢发期货,殊不知马斯克才是期货之王。平心而论,业内真要比发期货的扯淡程度还有本田新NSX与雷克萨斯(丰田)LFA可以拿来说嘴,但造成Model X延期发售的主因就是隼式车门。从原本预期的14年底拖到15年完成第一个大批辆,最后只在15年底交了200多台车。而至今为止美国特斯拉的官网都表示现在下单的话「预计」六月交车。前几天最震撼的产业新闻就是「号称自己不醉心于投产电动SUV的福特」付了20万美金购入一台顶配版Model X,比官价多了5万5千美金。上周末才听说有黄牛靠卖小米赚进上亿,看来靠卖特斯拉可以更快达标…

扯远了,结论特斯拉为了那个超高科技、高逼格、高智能的后车门干进去了庞大的人力物力,但却换来一再延迟发货与过度的溢价(尽管还是比德系对手便宜)。更惨的是隼式车门已经爆出了一系列的质量问题,更有消费者表示当他把车拿去质保时,发现「直营」4S店已经没日没夜的在处理相关问题,最近有个7旬老头反应自己的车门不但不能开,窗户也不能关,也成为产业头条;加上之前2700台因为第三排座椅无法固定而召回的Model X…这质量也是没sei了。

但没人会说Model X是失败的产品,而且他还为自己博得了世界上最快SUV的美名,甚至连Youtube土豪哥(Salomondrin)自己都买了一台。就我而言Model X外型也许不是世界上最好看,但那个隼式车门确实很好的成为全车在设计上的「惊艳」之处;先不管车门的各种亮点与嘈点,其实体验过全电动车门(主要是后备箱)的人都知道,电动车门真心没必要,作动速度慢得要命,对障碍物的感知又敏感的过头,毕竟双手万能,人类又何苦呢?但身为汽车界的智能产品,特斯拉还是坚持自己挖坑自己填,就这一点来讲我确实佩服特斯拉;毕竟这是一间已经赔了好几年,销售一直不如预期的上市公司;可如果他们只给ModelX配上一个普通后门,那它就真的变成一台过胖的7人座Model S,好险特斯拉还是展现出他们对这个高端产品的坚持,让Model X在波折衷仍然活出「惊艳」

我不禁想,如果这种事情是发生在一间老牌上市公司、拥有超强的垂直整合技术有可能吗

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还真的发生了。首先:老牌与上市,这两个冠关键词就可以做到9成以上很好的阻却创新与激进,当然啦以电子公司的角度来讲,苹果也是间老牌上市公司,但毕竟有紧密围绕着以帮主为中心的和谐社会建设指导方针。老牌意味着反创新,上市意味着不冒险,特别是不能冒投资人的险(正常情况下啦…),而且这种公司通常是大企业,嗯大企业嘛:官僚、部门划分严重、拒绝负责、官大学问大…怎么一瞬间这些负面管理名词跃然脑上。当然这些都是反面教材,能够成功而持续创新的大企业大有人在。

但能够在ID上义无反顾创新的,令人想不到竟然是这间企业


我用S7 Edge已经一个多月了,已经饱尝了曲屏带来的不便,误触带来的烦恼,还有因为手小去迁就大屏的种种不适,但它仍然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手机…哀,并不是我舔三星舔过头了,也不是产生了消费后的补偿心理(即不断对已购入的产品说好话,降低失望度),而是我早就在购入时做了心理建设,我大概都知道这些缺点(我也用过Note系列、6 Plus、G4,知道大屏的鳖屈),我也在三星前一代曲屏是用过了好多次,大概知道曲屏对实用之帮助就是然并卵,也看过了钠盐跟字幕君的S7Edge直播,知道了它的种种缺点(例如边缘防误触很渣、横屏看影片时字幕是「下沉」的);我甚至在 MWC刚发表后的一周内还不断告诉自己:买S7就够了,我知道Edge很酷,但S7于功能于尺寸才是我的Perfect Phone。然而就在台湾地区预购开始前夕,我毅然决定要买S7 Edge,是什么原因呢?让我这个无限理性的消费者顺渐变得多愁善感

只为了产品「惊艳」,撇开屏幕尺寸与电池容量的硬件差距,这个曲屏就体现了3000元台币(约600人民币)溢价,这就是三星的Wow factor,何况三星针对了上一代的外观痛点全面升级,无论内外。即使我已经自我洗脑得差不多,却还是愿意把这个B装到底、装的义无反顾;简单讲,如果说S7的用户体验是100分,我愿意用只有90分的S7 Edge换那个外观。

其实这就是当今产品开发最值得思考的议题,什么是为「美」而牺牲

美不美是一个哲学问题,有时候不是上了几D玻璃就可以解决,也不是电动车前脸有没有上水箱罩可以定义,我甚至觉得美不应该等于偏执(看看三星的「非对称开洞」与特斯拉的「超简陋内饰」,相信不足以让某前GRE英语培训老师和不将就的前蓝光播放器开发者满意)。但在「满足产品各方面技术需求后」为了「惊艳」元素做出牺牲,我觉得完全合情合理,甚至在实时社群分享概念发酵下,这种「惊艳」元素才能够最快速的在互联网上传播,我如果换了S7人家只觉得我这三星狗又换了一台新的手机,用上Edge,所有人的话题都会围绕在曲屏上。

然而,我认为这种产品开发哲学必需要建立在对基本功能的充分照顾下。撇开曲屏,S7Edge就是现如今所有智能型手机的最高水平,USB2.0看起来好像说不过去,但面对一干只改接口不改传输协议的厂商,三星可是有正当理由「为了更好的适配全球保有度最高的虚拟现实设备-GearVR」,一言以蔽之:规格无话可说。同样ModelX也是在参数上最狂暴的SUV(真正秒杀超跑),自动驾驶(Autopilot)最先进,乘坐空间最多元,充电最快速以及最健全的「超级充电」(Supercharger)电网。要做一间设计驱动的企业说来容易,但作为一间没有技术储备的设计驱动企业则又流于主观。我认为,在每一次炫目的PPTKeynote发布会之下,其实搞不清楚「为美而坚持」、「设计驱动」、「技术本位」、「惊艳」这些概念的企业太多了如果最后只让消费者知道你到底有没进入「硬件负利时代」那就太TM悲哀了

图片来源:Tesla Motors,Samsung Korea

评论
©Diego Khoo(D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