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go Khoo(DK)

来自台北的专业项目经理,对消费型电子与汽车产业有着了魔似的狂热,同时也擅长用英语写点社会科学或历史的种种…
职业别注记是:思想家

[DK翻译]神秘的 法拉第未来” 花钱如流水、遭前高管抨击

本文为DK翻译,转发请注明出自: http://diegokhoo.lofter.com

原文出处: http://jalopnik.com/mysterious-faraday-future-bleeding-cash-blasted-by-for-1761636432


在今年CES展上高调发表概念产品的神秘的电动车公司“法拉第未来”正逢电池部门工程师离职与财务困难而必须延宕其内华达扩厂计划。一位前高管批评其根本就没有一台能够与特斯拉匹敌的“成车”。

法拉第未来发展自CES后就如过山车般起伏,其自夸的 “惊艳团队、扭转性愿景、无与伦比的联盟”或着说“就是一个字…快”;根据英国卫报指出在其四项优势中每个都存在问题。

前高管对卫报(Guardian)声称,这间新创公司正在流失其最重要的“惊艳团队”元素;特别当首席结构与电池专利持有人Paul Harris离开自立门户后。卫报指出:

这间公司原本希望透过一台可以完美运作的原型车于2016一月的CES展上低调首发。然而2015年夏季它们就知道其科技储备不可能做到,取而代之将利用一台概念电动赛车开上舞台以展示其实力,但这台车同样进度落后。最后这间公司要从头开发一台无法运作的的静态展车,耗费2百万刀。

该报导也提供了一些了解法拉第未来需处理的管理问题内情,包括原本预计要做的供应13车款之家族车系共享平台。

原本预计要在CES上展出的是一台可以正常运作的跨界SUV,具备自动驾驶功能,瞄准高端商务人士,要价15万美刀。一位高管透露,这台车根本不足以对特斯拉Model X造成威胁。

法拉第未来的盟友是影视巨子贾跃亭的乐视,他以个人名义赞助法拉第。由于中国经济现况乐视现正被上海交易所暂停交易直至下月,因此引起内华达州政府关切是否会影响其原先承诺的数十亿建厂计划。内华达财政部官员还特别访问中国与高层会面。

这些事情无不对法拉第未来造成影响,包括延宕厂房动土到4月;而现在根据卫报的消息来源指出,经过内部研发波折后,似乎要把自动驾驶功能开发外包。

如果没有一个电动车平台让工程发挥,则系统将一无是处,也因此给CES首发留下遗憾。这也解释法拉第未来诡异的首发:做了一台“雾件”超跑而非如预期般可以发挥出租车共乘功能的完整电动车。

当多数工程项目正在稳定发展中,法拉第未来却苦于自动驾驶之研发以及原先要搭载于出租车共乘服务的娱乐系统,据不愿意具名的高管指出他们可能会跟像谷歌这样的公司取得授权来完善自驾系统。

 

还有一个让公司不光彩的点是,法拉第未来与其母公司(或伙伴)-乐视汽车存在文化冲突

从一开始中国团队与其跨国团队就格格不入,分歧甚至扩散到公司命名上,高管向卫报指出,乐视原本提议的命名方案就被后来成为法拉第公司骨干团队的成员给否决。

乐视一度要将法拉第未来命名为“法拉‧法萝”;而美方表示“这是他们听过最蠢的名字”一位高管回忆道“一个国际化、开放、有经验的团队,不断与对美国市场一无所知的中国管理团队冲突,而且他们还喜欢把事情推给乐视(这里指Letv)”

 

尽管有上述问题,该高管指出然而公司运作上并没有抽银根的问题,项目都允许执行,钱也有到位,只不过没啥成果而以。

有趣的是上周阿斯顿马丁与乐视宣布将共同开发全电RapideE豪华三厢车,预计2018量产。而法拉第未来的参与程度也没有详细透露,但考虑到法拉第已经没辙的17年量产平台计划并要重启一个项目,看来这货离商品化还有段距离。

现今的法拉第未来与他在CES上预示的-跟第一代iPhone一样革命性的程度还有很大差距。这间公司现在要重头开始设计车辆平台、找到搞定影响卖点关键-自动驾驶功能的伙伴以及向内华达政府(及世人)证明他们可以真的做些什么以及为这间新创企业注入信心。


评论
热度(1)
©Diego Khoo(DK) | Powered by LOFTER